粤财司歌:《我的信仰》
行业资讯
首页>资讯中心>行业资讯
央企重组加速 助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
发布时间:2018-06-06

 “近年来,中央企业扎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深入实施‘互联网+’行动和‘中国制造2025’,在航空航天、电力电网、移动通信、新型能源等各个领域取得一批丰硕成果,为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、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做出了积极贡献。”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日前在2018世界制造大会上如是说。

 自去年以来,国务院国资委领导就频繁提出,要稳妥推进包括装备制造等领域在内的央企重组整合,以进一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,增强央企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。

 在业界看来,重组整合一直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做大做强、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手段。通过产业重组合作,央企可以在突破关键技术、掌握核心资源、打造知名品牌、拓宽市场渠道、提升产品品质、提高产业集中度等方面更好地发挥协同效应,有利于实现产业重组合作“一加一大于二”的效果。

 创新能力建设成效显现

 党的十八大以来,央企通过兼并重组等举措,大大增强了研发能力,已成为国家科技创新的主力军,引领行业发展趋势。截至目前,已有61家中央企业参加了创新型企业试点工作。建立的146个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中,中央企业牵头或参与组建的占80%。

 在业界看来,央企在重大工程和科技创新上面所取得的成就表明,通过改革破除央企所存在的结构性问题,能够不断促进央企的科技创新、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、建设世界一流企业,并在科技创新领域实现关键性、重大性和战略性的重大突破。

 长期以来,中央企业产业分布过广、企业层级过多、重复建设和兼并困难、恶性竞争等结构性问题较为突出,资源配置效率亟待提高、企业创新能力亟待增强。十八大以后,央企通过兼并重组、淘汰落后产能、化解过剩产能、处置低效无效资产等途径推进央企科技创新发展,形成国有资本有进有退、合理流动的机制。现今中国高速列车制造、特高压和智能电网,都已占领全球的高端市场。

 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昨日对记者表示,央企是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和结构转型的主要推动力,如果央企无法实现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变,在科技研发方面加大投入,构建激励相容的研发投入产出的机制,那么央企自身将难以做大、做优、做强,同时央企的发展后劲不足,对于国家高质量发展也将形成严重负面影响。

 十八大以来,央企重组稳步推进。尽管一些央企通过重组壮大了,但放到全球化视野和以长远眼光去看,央企在国际上的竞争对手非常多。

 “虽然中国制造业已在各个领域取得丰硕成果,但也应清醒看到,培育和发展先进制造业的任务依然十分繁重。”肖亚庆表示。

 在黄志龙看来,装备制造业已成为我国对外出口的主要产业,也是展示我国经济全球竞争力的重要窗口,装备制造业进行重组整合,有利于整合同质化业务,化解淘汰过剩及劣质产能,提高资源配置效率,有利于提升装备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,让有实力的央企更好地“走出去”,也符合央企做强、做大、做优的长远发展目标。

 “中国制造”转型“中国创造”

 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,世界经济进入转型期,在高度竞争的市场中,谁的成本更低,谁在市场竞争中的优势就越大。在这个大背景下,结构优化成为央企重组的工作重点,以实现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,盘活存量、减少重复建设,优化国有资本的布局与资源配置。

 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全球制造业逐步“软化”的大背景下,如果仅仅停留在中国制造和制造强国阶段,只注重自然资源的投入,忽略了产品软价值的创造,就有可能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逐渐失去产业和产品的竞争力。

 黄志龙表示,只有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,才能实现持续、稳定、健康的经济增长,才能实现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的协调,才能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高质量发展。2018年央企的重组整合,不应该仅是简单的拼盘。对国企央企重组的目的,是要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,并以改革创新推动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 要实现从“中国制造”向“中国创造”转变,央企如何发力?对此,黄志龙认为可以从三方面发力:首先,央企要持续不断地增加研发投入,要有“功成不必在我”自主创新的决心,让研发和创新成为央企产业发展与升级的基石;其次,央企要顺应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发展趋势,加速推进信息化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,加大传统产业更新改造力度,加快重大装备产品升级换代;最后,央企在研发投入、研发人员比例要不低于全行业平均水平,科技进步对央企营业收入和利润的贡献不低于全行业平均水平。

 五大领域将成重组重点

 日前,国资委研究中心发布的《2018中国国企国资改革发展报告》中指出,2018年中央企业将稳步推进装备制造、煤炭、电力、通信、化工等领域中央企业战略性重组,并加强对重要性前瞻性战略性产业,生态环境保护、共用技术平台等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重组并购。

 刘哲认为,央企重组整合的方向主要有三个:一个是通过新旧技术的重组整合,提升企业的技术水平和综合生产效率;二是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整合,提升企业的盈利能力;三是通过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融合,如与互联网、大数据等的交互,实现企业生产、销售流程的再造,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
 “在这个过程中,可以通过适当引入社会资本,推进股份制改革,激发企业的内在活力,盘活存量资源。”刘哲说。

 “下一步,相同行业、互为竞争对手的竞争性行业重组整合的可能性比较大。”黄志龙表示,同时,亏损较为严重或产能过剩较为严重的行业,重组的可能性也较大,因为通过重组整合,不光能实现过剩行业去产能、去杠杆的政策目标,还能实现僵尸企业的市场化出清。

来源:证券日报